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齐家就要有後了

发布时间:2020-12-13 03:55:27   浏览次数:81
齐衍回来了,熟悉的大麦田,依然生长的蓬勃而有朝气,颓圪的茅草屋也还是耸立在那里,破败的随风摇曳着那窗 。九年了,齐衍离开九年了,这儿却还是一点都没变,纯朴的农家村落,散居着十来户殷实的人家,靠着辛勤的耕作,过着安逸平稳的生活。从他一进村口,数十道目光就一直跟着他,惊讶的表情与惊叹的声音,此起彼落的交织着。他夹紧了马腹,马儿略为加快了它的步伐,直往村里那间大宅落骑去,这间用

砖搭盖的屋子,看来是这村子里最像样的,齐衍停了下来。屋子里的老妇人,犹疑的走到门前盯着齐衍,手上的水瓢「匡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她眼眶泛着泪水,脚步沉重的往齐衍走去。齐衍看到了老妇人,一个翻身下马,随即就跪了下去∶「姥姥,小齐子回来了」齐衍跪着向老妇人磕着头。「你可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妇人老泪纵横的抚摸着齐衍的头∶「快进屋子里来,给你祖先与爹娘烧柱香」老妇人拉着齐衍进屋子里去。老旧的家俱、简单的陈设,突显了生活的清苦与贫乏,厅堂里的供桌上,摆放着齐家的祖先牌位。老妇人一声严厉的跪下,齐衍身子一矮便跪了下去,老妇人嘴里念念有词的声音,搭配着齐衍沉重的磕头声,袅袅的清香飘散在屋里每个角落。这该算是齐家的大日子了,因为九年前的那场血债,将因为齐衍的归来,而得以讨回公道。九年前圣箭会在这关外掘起,以支支晶亮狠准的神箭,剽悍的横扫这方圆三百里的地盘,不愿向他们龙头老大「冷血神箭」常老八臣服的人,皆被无情的歼灭。而齐衍的父亲便是因为这样而惨遭圣箭会的报复,除了躲在水井的姥姥与小婶之外,其馀一家老小十六口皆惨遭圣箭会的毒手。齐家的供桌上摆满了牌位,有齐衍的父母亲和两个哥哥,大伯一家六口、二伯一家五口、以及刚成婚的小叔的,这深重庞大的血恨,让齐衍的眼框里闪着泪水。他手执清香,在死去的家人前发下宏愿,他将一肩挑起为齐家复仇的责任,誓言血洗圣箭会。「小齐子,这九年来你过的可好?」姥姥关切的问着齐衍。「姥姥!小齐子过得很好」齐衍回答着。老妇人忽然握紧齐衍的双手,带着哽咽的说∶「菩萨保佑,你是我们齐家所剩的唯一男丁,齐家的血泪得以一雪,齐家烟火得以延续,这下我也能跟祖宗交待了。」老妇人流着泪。「小齐子,那你讨媳妇了没?」老妇人擦了擦泪水,又问。「姥姥,小齐子这九年来,心中只有报仇血恨的念头,除了一心练功之外,小齐子心中没有任何杂念。」齐衍一脸冷峻的应着。是了,齐衍这九年来,全心一意的在刃剑山庄苦练着复仇的绝技,没有一丝懈怠,他的天赋资质与超凡毅力,让他的学武历程虽艰苦,却也成就非凡,刃剑山庄的三套独门绝学在他手里,简直比庄主赵群飞还要舞得出神入化。说起刃剑山庄,在江南可是吓吓有名的四大家之一,庄主赵群飞一手诡谲的剑法,在江湖上可是独步武林倍受尊崇,可是这麽一个江南名家,怎麽会跟关外务农的齐家扯上关系呢?原来是因为齐衍的父亲在年轻时曾救过赵群飞,那段因缘际会说起来,还真是让人感动。连哀号声都来不及,那十来位圣箭会喽罗们便倒卧了一地,个个被切断了喉管,遍地血迹泄红了村口的黄土地。李四惊恐的愣在马上,不敢妄动,他还没搞清楚刚刚到底是怎样发生的情形,为什麽只见满天飞的剑花,而他的弟兄们就个个倒卧身亡?「回去告诉你们的龙头老大常老八,这村的租不用来收了,我齐衍会帮他送去,叫他好好等着」齐衍走到李四跟前,就着李四的裤子抹净他剑身上的血迹。「不用收租好好你会送来好我会转告」李四强自镇定的说着∶「那我可以走走了嘛」李四神情紧张的问着齐衍。「可以。但是把这一地的垃圾也一起带走!」齐衍命令式的说着。其馀剩下的七位圣箭会喽罗们,赶紧听了齐衍的命令,赶紧把尸首搬到马背上,栓起了每一匹无主的马,头也不回的跟李四拖拉着马匹,狂奔而去。村里的村民都欢呼的迎向齐衍,热络的跟这齐家子弟称赞着,尤其是王大叔与王大婶更是感激涕淋。齐衍打发了村里的邻居们,回到家门前,姥姥老泪纵横的向齐衍说着∶「小齐子,小齐子喔你的功夫这麽要得,一下就把那些个畜生给打跑,真是姥姥的好孙子!」姥姥激动的说着。而一旁的玉兰更是眼中吐露着迷蒙的眼神,那种微弱的心里反应,她收敛的很好,但她心里却蕴开了道道涟漪,怎麽会这样呢?她可是齐衍的婶婶呀!午饭时,满桌的菜肴非常可口,这小婶的手艺真的不错,齐衍一连吃了三碗才罢手,但奇怪的是小婶却没来一起吃,而姥姥好像又欲言又止的没专心吃着。
齐衍开口问姥姥∶「姥姥,你想跟我说什麽嘛?您有事可别闷在心里喔!」齐衍想让姥姥开口。「小齐子,姥姥是有话要跟你说」姥姥语重心长的说着。「我们齐家就剩你一个了,你又要为我们齐家讨回九年前的那份血债,这报仇血恨的路可不好走,姥姥担心你有个什麽闪失,那我如何跟祖先们交待?」姥姥继续说着。「你小婶算是可怜,嫁过来我们齐家没三个月,你小叔就走了,她一个寡妇照顾我这个老太婆,一晃也快十年了。你还没娶媳妇儿,姥姥是希望你能让你小婶帮我们齐家留个後,这样将来她老了也有个照顾,你说好不好呀?」姥姥期盼的看着齐衍。「姥姥!你是要我娶小婶做老婆?」齐衍手心冒汗的问着。「姥姥没那意思,姥姥老了,也管不了你喜欢什麽个准,姥姥只是想让你小婶帮我们齐家留个後。」姥姥期盼的神情依旧。这可难倒齐衍了,义父什麽都教给了齐衍,唯独这生孩子的本事,可没传授给他。虽然也在刃剑山庄听过那些家丁们说些个床上的男女趣事,但这会儿姥姥要我真枪实弹的来做,这可是要怎麽做呀?「姥姥!你要我我跟小婶可是我不会呀!」齐衍艰难的说着。「小齐子!你别耽心这档事儿,你小婶她会她会教你的。」姥姥高兴的说着。说完姥姥起身回了房,把齐衍一个人留在厅里。这会儿不知姥姥她打什麽主意?齐衍想着想着就头皮发麻,赶紧也回了房,打算把行李给整理整理没想到回到房里,齐衍所有的行李都被整理得井然有序。这是谁做的呀?那答案很清楚的浮现在齐衍的脑海里。一声轻微的敲门声,让齐衍的心跳了一下,打开了房门,一身红衣打扮的小婶就站在门外,刻意装扮的小婶,呈现出了成熟女人的风韵。她走进了房里还顺手带上了房门,她手里拿着一条白色的手绢,里面不知包藏着什麽。她害羞的坐在坑上,从手绢里拿出一本薄薄的书递给了齐衍∶「小齐子!今儿个就麻烦你了」她低着头害羞的说着。他翻开了那本书,体内血液好像都冲到脑中,全身忽然就燥热了起来,那是一本画满春宫图的画册。齐衍头一回看到这春宫图,整个人马上就坐立难安了起来,他偷瞄了小婶一眼,小婶正也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小齐子!我们都是为了齐家,不然小婶也不愿做对不起你小叔的事。现在娘希望我们能帮齐家添个後,她老人家的心愿我能理解,小婶长你个几岁,讨个先,就请你帮个忙不要嫌弃小婶。」小婶柔细的说着。「小婶!小齐子怎会嫌弃你呢?只是只是」齐衍只觉口乾舌燥的说不出话来。「那什麽都不要说,你过来。」小婶吩咐着齐衍。齐衍走到了小婶面前,小婶解开了她的上衣,露出了里头雪白的内衣,她没停下手的把内衣也一并脱了下来,齐衍只觉裤裆里饱涨得难受,小婶粉红色的肚兜包裹着她高耸的乳房,她牵起了齐衍的手,引导着他放进了肚兜里。齐衍的手碰到了小婶的乳房,触手的柔软让齐衍呼吸急促了起来,齐衍禁不住冲动,便与小婶一起倒卧在坑上,两个滚烫的躯体缠绕了起来玉兰现在是充满着激情的,她与齐衍的小叔同床三月,正开始初尝行房的滋味时便守了寡。这九年多来她的心中,隐藏了多少的无奈,这会儿就如同油灯里满满的灯油,她要一次就燃尽它小婶的热情如火,让犹是童子之身的齐衍当然招架不住,小婶粗糙的手伸入了齐衍的裤裆,紧握齐衍的宝贝上下的滑动着,那手茧的摩擦与小婶身体女人的香味,让齐衍纵有一身上乘的功夫,也心慌马乱的立即就交出了成果。玉兰先是一愣,就马上笑了起来,她把手从齐衍的裤子收回来,看着她手里沾满着白色的粘液,开口说∶「小齐子!小婶心急了点喔这给娘知道了,她准把我骂死。真是浪费了!」小婶说了一堆齐衍都听不懂的话,还一直频频笑着。那当然是浪费了嘛!那玉兰手里可是有多少齐家的子弟喔!小婶让齐衍休息了一下,她藉这机会也指导齐衍认识女人,让齐衍实际看着小婶的身体,了解了人生重要的传家功夫。姥姥可开心着呢,她在房门外偷窥着房里齐衍与玉兰。他们两个从正午就进了房,到现在太阳都下山了,还能听见玉兰柔媚的喘息声,姥姥心里可明白着,齐家就要有後了┅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齐衍回来了,熟悉的大麦田,依然生长的蓬勃而有朝气,颓圪的茅草屋也还是耸立在那里,破败的随风摇曳着那窗 。九年了,齐衍离开九年了,这儿却还是一点都没变,纯朴的农家村落,散居着十来户殷实的人家,靠着辛勤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