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出轨高中语文老师

发布时间:2020-12-13 03:55:27   浏览次数:233
  我的朋友都叫我玲玲,刚满三十岁,除了老公外只有一个男人,也就是我第一个男朋友,所以虽然不算毫无谈恋爱和性经验,但也不是惯了出来玩的饱历风霜那种女人,所以该是大家说的良家

  上年在经济危机中我失业了,幸好老公收入还可以,所以也就没着急去找工作,就当作在家休息一段日子吧!平日老公上了班,无聊便上网,开始只是和旧同学和朋友聊聊,后来为了一个老朋友一起到了一个聊天室,觉得那里功能还不错,便连不是和朋友聊天也登录了,而我的故事就在这里发生。

  任何聊天室一有新到的女生便乱起来,所以我加入后自然有很多人和我打招呼,更有些一开口便问我可否玩网络性爱甚至裸聊。毕竟在这个虚拟的环境中大家都隐藏在一个网名背后,我只要不同意也没有招惹什幺真的麻烦,所以我也并不太反感,只是在遇到色狼便登出罢了。

  日子久了,即使找不到自己的朋友,我也会随便和几个男生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目的只不过是打发时间,可从来没想过和他会有什幺进一步发展。就是这样,我和其中几个比较熟了,而大家聊多了,他们都会尝试邀请我出去,但我一向坚持立场,就是打死也不和网友出来真的见面。但要是我真的永远不和网友见面,故事便说不下去了。

  有一次大家聊着一些色色的话题,我本来也不参与,但不知何故,目标矛头竟指到我的身上,闹了一会大家还起哄了,弄得我不知如何是好,幸好一个网友A君主动的帮我解围,令我十分感激,从此把他当朋友对待。

        他是一名高中的语文老师,谈吐文雅,聊天的额时候妙语连珠,说多了会有辱母春风的感觉。聊得多了,心里也就慢慢的接受了他。

  有一次老公出了差,每天只是在家一个人呆呆对着电脑,觉得很郁闷,不想动,晚上连饭也没有吃,A君知道了便关怀备至的的邀请我出去,说这样对身体不好等等。其实我也不是不饿不想吃,只是太懒了,因此A君的热诚是令我有点心动的,但总还是心存警惕才没有答应。

  谁知A君就是赖着不放弃,也许是天意,最后我故意留难他,说我是怎样也不出去的了,真的关心我要我吃饭便送过来吧!谁知他竟很爽快的马上说好。

  这一下可为难了,条件是我开的,总不能一下子又反悔,便硬着头皮把地址告诉了他,还对自己说只是送个便当,拿到便送客。也许是A君帮过我,加上大家网聊的时间长了,我对他有一份安全感,我才在为自己找藉口。

  不到一小时我家的门铃就响了。我是第一次见A君,只觉他成熟老实,总之是不讨人厌,令人放心那种外形就是了。最想不到是A君只是站在门外,双手把便当交给我,很体贴的叫我好好吃完便告辞了。

  原先我是想了一大堆办法赶A君走,这一下子反而令我觉得十分不好意思,便客气的请他进屋喝点东西才走。看到这里大家当然猜到,我引狼入室了。

  我招呼A君到大厅的沙发坐下,给他拿了饮品,便坐到他身旁吃他带来的便当。就这样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直到我差不多吃完,才留意到他的目光不停在我身上溜。

  这时我才警觉自己穿得十分清凉,毕竟平时只有一个人在家,为了贪轻松我都是穿一件松身的直裙,上面真空,而下面只穿一条小丁。而今天招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原本没有打算让他进家,所以才忘记了更衣!想到这里,我的心便跳得很厉害,也不知是否应该马上赶他走。

  「好吃不好吃?」A君突然问。

  「好。」我慌忙回答,谁知竟给食物呛着,咳嗽起来。

  「没事吧?」A君见我呛到,马上坐过来抱住我给我扫背,隔了好一会,我的咳嗽才停止。

  到我平静下来,我才发觉房间静悄悄的,而我在A君怀中,身体近得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我登时又羞又惊,粉脸红得像熟透的柿子,羞涩地望着他,而A君见到,便开始行动了。

  「玲玲,你好美!」A君柔声说,说罢便把脸贴了过来,把唇印上我的嘴。「不!唔……」突然给A君吻住,我一下子吓得手足无措,到我想挣扎时已给他像老鹰抓小鸡的捉住,小嘴亦被他的舌头撬开了。

  「玲玲,我很喜欢你,别怕,我只是想吻你一下……」A君用他壮健的双臂搂住我和我湿吻着,令我全身乏力,心里便想,只是吻一下,只要不太过份也算了,原来推拒的双手便软了下来,事后我可真后悔当时竟然有这种天真的想法。

  其实这样和一个陌生男人拥吻,是令我又是惊恐又是兴奋的。当A君用力吮吸着我的舌头,像要把我吃下去一样时,我感到他是那幺渴望得到我,就是连和老公新婚时也未感受过的。

  「唔……唔……唔……」我们就这样的吻着,我给A君吻到全身酥软,我的双手从放在胸前想推开A君变成勾住了他的颈项,而A君也发觉我的反对已开始动摇了,便开始隔着衣服向我上下其手。

  「不要,我有老公……」我再一次抗议,但口中说不想,敏感的身体却老实的反应起来,不但乳头在A君手指的拨弄下硬了起来,连下面也开始泛滥了。

  「玲玲,我只想令你舒服一点。」A君仍是在我耳畔柔声的说,手指却早伸到裙下摸到我的大腿之间。

  「噢!别玩了。呀……」我忍不住呻吟起来,全身还不住地在颤抖。我知道若再不阻止他,我定会失身,便想伸手去捉住A君的大手,不让他的手指乱动,A君遇到障碍,便放开我站了起来。

  我也记不起A君什幺时候已把我按到压在沙发上,但当他起来后,我才觉醒自己已是仰卧在沙发上边缘。我正奇怪A君要干什幺,他已跪在我双腿之间,低头用嘴吻向我的私处!

  老公和我做爱 一向都很正统的男上女下,之前大家抱抱吻吻便爬了上来,可从来没亲过我那里,所以当A君的嘴吻到我私处的一瞬间,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刺激从下面散布全身,我舒服得像是灵魂飞了上天,只是给他隔着内裤舔了一会,我便全身不断抽搐,达到了一次高潮。

  A君见我爽到了,马上三下两下的把自己衣服脱光,把我还在震颤的身体拉过去,再用手扯掉我那湿透了的小丁,二话不说便把挺硬的肉棒顶了进来。A君明白女人爽了一次,心里对他的抗拒已很少了,只要乘胜追击,定是水到渠成。

  「呀……」我本是闭着眼躺卧在沙发上享受高潮后的余韵,可能是和老公差不多一个月没做过了,当A君插入的一刻,直像要把我的爱穴完全破开一样,幸好我已十分湿润,只在他刚进来时痛了一下子,跟着便开始觉得爽了。

  我本能的迎合着他,心里不自觉的把他和老公比较起来,只觉他也不是特别的大,只是他捅进来时有一份狠劲,不像老公那样文弱,令我觉得从来没有过的兴奋。

  不用多久,我又到了:「呀!来了!呀!呀!呀!呀!」A君知我爽到了,不但不停下来,反而抽送得更疯更狠。突然我感到他的肉棒开始抖动,知道他要射了,才记起因为担心吃避孕丸会伤害身体,所以一向我和老公做爱 都是靠用套避孕,要是这一下给A君射了进去弄出人命可不得了。

  「不!别射进去!我没有吃药!」我急忙叫着,同时用力想推开A君,但可惜一切已太迟了。A君趴在我身上,肉棒一跳一跳的便把一股股滚烫的浓精不停射出来注入我的子宫中,我气得几乎晕厥了。

  「唉!叫你别射进去又不听,快起来让我去洗洗吧!」我幽幽的望着他说。

  「好吧!」赤条条的A君见我生气了,竟把我抱到浴室之中,温柔地脱去我的短裙,用花洒为我淋浴。他这幺体贴,我也不忍心再骂他,只有坐在他怀里由他摆布。他用手指分开我的小穴,用水柱为我冲洗着,我觉得十分温馨,一下子彷佛我是他的女人,他才是我的老公。

  哪知就这样洗着洗着,A君的阴茎又硬了起来,我们在花洒下拥抱着,他的嘴先是吻在我的脸,再沿着脖子吻到胸前,他的手指同时不断抚摸我的爱穴,把我弄得一点力气都没有,然后便把我的屁股抬高,从背后把肉棒捅了进去。

  「讨厌,又想欺负人……噢!呀!」我本以为我能坚持住对婚姻的承诺,但今天不知道怎幺了,一下子那幺轻易地就和别的男人一再出轨了。

  我在浴室中让A君再次狠狠地抽插,直到大家再爽完,时间也很晚了。但A君没提出要离开,我也没有逐客,可能是大家心里还期待什幺。最后自然是一起睡到翌日,然后又大战了一场。无可否认A君的经验实在很丰富,性能力又强,让我体会了从未试过的快乐。

  在这晚之后,我像吸毒上了瘾一样,每当老公不在,我便想约A君到家里。我越来越主动,最后他叫我小荡妇,还说要带我去参加什幺换妻,找几个精壮的男人一起干我。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我的朋友都叫我玲玲,刚满三十岁,除了老公外只有一个男人,也就是我第一个男朋友,所以虽然不算毫无谈恋爱和性经验,但也不是惯了出来玩的饱历风霜那种女人,所以该是大家说的良家  上年在经济危机中我失业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