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营房办公室好艳福

发布时间:2020-12-13 03:55:27   浏览次数:36
  阿奇刚下部队的那几天,日子过得真是辛苦ㄚ,要学着去适应一个全新的环境,还要学着如何去当一个称职的干部。每天早早起床,晚晚去睡,还好从前在学校的时候每天的运动让他保持了一个好身体。终于有一些时间可以专心打量办公室了,阿奇想到要再这待上一段时间就对办公室多了一份温馨的心情。整个办公室的人几乎都到齐了,只有一张桌子的主人是他这几天来一直没有见到过的

  阿奇找了文书过来,问:「常松,这个桌子是谁坐的,怎么我来了三天都没见过人?」常松是成大毕业的,分发到这个办公室只有三个月,和阿奇一样菜,是个完完全全的菜兵,只见他慢斯条理的说:「喔,那是陈官啦!她长得很漂亮喔,杨官,你有没有女朋友?没有的话可以把她喔!」阿奇给了常松一个白眼,回想着自己的前任女友,为了那个浪荡女付出了这么多的感情,竟然狠心说分手就分手,害自己对女人竟然有些排斥。

       门口走进了一个少尉女军官,有着丰满动人的身材但是腰身非常纤细,胸前饱满突出,鹅蛋儿脸,尖尖的下巴,一头削薄的短发,非常俏丽。眼睛不大,但是明亮动人,水汪汪的会放电,有时候眯眯的微笑,模样顽皮可爱。笑的时候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颊上还有两个小梨涡,相当惹人喜爱。她直直对着阿奇走来,阿奇这才想到这样瞪着一个女孩子,真是有些尴尬,正不知该说些什么时,那个女军官倒自己伸出了手对着他说:「你好,你应该就是新来的学长了吧?我叫陈婉仪是女官二期的。」女官二期的确是阿奇他们期上带出来的,但她们却先他一步下部队,所以阿奇赶紧说:「别这么说,你们下部队时间比较早,又比我先到队,我应该要叫你学姊才对。」婉仪红了红脸:「别叫我学姊,我会不好意思的,你叫我婉仪好了。」婉仪的小女儿骄态让阿奇心神一荡,正想再说些什么,不料分座突然叫了他们两个:「婉仪、阿奇刚好你们两个都在,库房里面那批后勤部送来的东西,带个弟兄去清点一下,我到指挥部开会。」说完分座也离开了。

  婉仪转身想要叫常松一起去,没想到这家伙却早就开熘了。婉仪看了看办公室,一个人都不在,只好跟阿奇说:「学长我们走吧,没有人了,只好我们两个辛苦一点。」分队的库房在整个指挥部的角落,平常除了要进出货外罕有人至,两个人合力将门打开来。阿奇是第一次到库房来,位置有些不了解,婉仪像教学弟一样到处指指点点的告诉阿奇,什么东西在哪里,用途是什么,倒让阿奇觉得实在是获益良多。

  婉仪走在前头,阿奇跟在后面偷偷的打量着婉仪,婉仪穿着军便服,熨挺了的制服紧贴在她曼妙的身材上,削的短短的头发,让整个人散发出成熟英挺的感觉。阿奇还闻到一股女孩身上的香味,让他心动不已,直想现在和婉仪已是对恋人,那么就能在这不算拥挤的库房里好好的爱一番。婉仪突然转过身来,阿奇一个不留神就撞了上去,婉仪「啊!」的一声让阿奇惊醒过来,赶紧伸出双臂扶着婉仪,这样一来就像是拥抱着婉仪一般。阿奇双手环着婉仪的腰,感觉着她柔软的乳房紧贴着自己的胸部,鼻子闻到的是成熟女人的香味。阿奇脱口而出:「婉仪学姊,你好香喔!」婉仪突然被一个英俊强壮的男子抱在怀中,心一急,双手往前一推,想要挣脱,没想到却真的跌倒了,阿奇急忙将婉仪扶起,却见婉仪一脸痛苦的表情,缩皱起眉心,收曲着左脚,纤手掌心压住脚踝,难过地小声埋怨说:「好痛!」原来婉仪跌倒时不小心将左脚扭了一下。

  阿奇试着去触碰她的脚踝,没见她喊痛,看来只是轻微的扭伤,阿奇将她再扶得正一点,问她:「对不起,婉仪学姊,很疼吗?我送你去医务所好吗?」婉仪点点头,阿奇扶着她往前走去,但是库房里走道窄了些,他们这时的动作倒像是拥抱在一起一般。婉仪红着脸,推了推阿奇,阿奇也觉得颇为尴尬,只得停下来问婉仪:「学姊,不如我背你好了?」婉仪霎时红透了脸,娇声说:「不用麻烦了,你扶我到前面休息一下应该就好了。」阿奇扶着婉仪慢慢的走着,阿奇软玉温香抱满怀,鼻中闻到的尽是女儿香,眼睛不经意地还可以从领口看到婉仪丰满的胸部,虽然在此时此地不适合兴奋起来,但是裤子里的小阿奇却不自主的撑了起来。

  婉仪在阿奇的扶持下缓步前进,因为两人靠的太近了,所以她也感受到了阿奇的坚挺,婉仪的心碰碰乱跳,不知如何是好,心里却也欢喜,好久了,以前在学校曾远远的偷偷看着这个拥抱着自己的英俊学长,虽然阿奇永远不可能知道,但这深藏在心中的爱意,却因阿奇的到来而重燃起来。阿奇扶着婉仪坐下,蹲在婉仪前面将她的鞋袜脱了下来,「还好脚踝没有肿起,应该只是拐到脚,按摩一下应该就会舒服了。」阿奇边说着,手上也轻柔的按摩着婉仪的小脚。阿奇轻柔的动作让婉仪的心中悸动不已,敏感的她觉得自己似乎快融化在这一个帅学长的动作下了,不争气的下体似乎也湿润起来。「嗯?」婉仪轻哼了一下,一张脸变得又红又烫,怕阿奇发现了自己的窘态只有轻咬着下唇强忍着不出声。

  这对乳房真好,又肥又大,十分有弹性,和阿奇曾经遇过的女孩大异其趣,想不到在紧绷的制服下有着如此的美景。阿奇先是沿着乳房的周围划圈,然后慢慢缩小范围,快到顶峰时又划着出去,这样来来回回的逗着她。婉仪仍然一动不动,但是呼吸却越来越急促,所以胸脯快速的起伏着,惹得一对大乳房也动荡不安。后来,阿奇攻上了顶端,并且有力的揉动着,婉仪终于「嗯??」的发出声音,嘴中的舌头也搅动起来。阿奇见婉仪终于有了回应,更加卖力的揉搓那美丽的双峰,他从嘴唇吻到了婉仪雪白的颈子,引起了她一阵悸动,婉仪真是太敏感了,阿奇的任何一个动作都让她发出一阵阵「啊……啊……」的轻唤。

  阿奇右手轻轻的下滑,滑过婉仪的腰,从裤子边缘滑进了婉仪的军服内,沿着腰又继续前进,终于触到婉仪的内在美,阿奇没有停留多久,沿着婉仪玲珑有致的身躯又再向下进攻,终于隔着裤子摸上了婉仪的大腿。她的腿和胸部一样有肉,阿奇一摸上去,婉仪的双腿突然就一阵抖动。婉仪觉得似乎欠缺了些什么,身体热热的感觉让她觉得有些害怕,怕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但是又希望阿奇的动作永远都不要停,她矛盾又期待的心情,只有让自己身体的反应更加大,下体也更加湿润了。阿奇用左手将婉仪侧抱,右手不安分的沿着大腿又进攻到了婉仪圆滚滚的屁股,阿奇在上面隔着裤子摸了一会,终于在裤子的侧边找到了拉链,他轻轻的将拉链落下,婉仪挣扎了一下,口里说着:「学长,不要……不要……啊……」原来阿奇直接从裤子的边缘进攻到了婉仪的腿根深处。

  阿奇在腿根深处摸着,从内侧到外侧轻柔的滑过,滑过了婉仪的密处,虽然隔着三角裤,但是可以感觉到她的湿润。婉仪被人摸到神秘地带,自然的双腿夹紧,她紧张的搂着他说:「学长,我怕!」阿奇又重新吻上了婉仪的唇,右手依然在她的腿根深处移动,婉仪实在受不了这恼人的快感一阵阵的袭来,不自觉的身躯自然扭动了起来,阿奇顺势将她的军裤往下顺利的脱了下来。这下婉仪的反应很强烈,双手想将裤子拉起,阿奇抓着她的手往子己的下体移去。婉仪手中突然多了一支巨棒,心中自然一惊,「啊!」的一声惊呼出来,原来骥的那一根实在太巨大了。

  阿奇要婉仪用手爱抚那根已经涨了多时的大鸡巴,一边吻着婉仪,一边用手沿着三角裤边缘滑动。「不要……别……摸那里……啊……啊……不要……别再摸了……啊……怎么这样……啊……不行……求你……啊……学长……啊……不……不……别伸进去嘛……啊……啊……」阿奇已经从裤底缝伸了进去,婉仪的阴户早已经湿的一蹋煳涂了。沿着湿润的阴穴,阿奇轻柔的摸着婉仪的阴蒂。「啊呀……不要啊……嗯……嗯……轻……轻点……啊……啊……怎……啊……会舒服……啊……好舒服……学长……你……你……啊……啊……我好奇怪啊……嗯……嗯……啊……别……啊……」婉仪已经沉浸在肉慾的陷阱里,完完全全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想好好的和心的学长在一起享受这令人销魂的事。阿奇趁着婉仪神智不清,将婉仪军服上的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婉仪上身是一件浅蓝色镶蕾丝的可爱内衣,阿奇先在胸罩无法包覆到的部份轻摸着,又低下头轻吻着,然后双手同时将婉仪的胸罩拨开,让她雪白的乳房解放弹跳出来,裸裎在阿奇面前。阿奇看着那雪白而丰润的胸脯,用右手食指好奇的按了按,试了试弹性和柔软度,阿奇张开食指中指,将她左边的乳头夹在中间,不断的捻起放下,那只乳头没多久就变得坚硬起来,他再张嘴将她的右乳含住,啧啧的用力吸吮,婉仪脸上又烫又羞,双臂将阿奇的头围在怀里,「啊啊」的发着浅喉音。

  阿奇抱起婉仪让她平躺在桌上,婉仪失魂落魄的任着阿奇摆布,阿奇将她的军裤完全的脱了下来,她圆润丰满的臀部,绷着一条一样浅蓝色的蕾丝三角裤,阿奇用手臂撑开婉仪的大腿,轻轻的吻着她的大腿内侧,终于阿奇的唇停留在婉仪的密处虽然隔着三角裤但阿奇依然感受到婉仪那里透过来温暖的热气。阿奇掀起裤底一角,一口就往婉仪那甜美的阴户上吻去,他灵巧地用舌头在大小阴唇间舔吮,阿奇亲吻着婉仪的小豆子,手也没闲着,他用右手中指浅浅的挖进婉仪的穴里。婉仪哪里受得了这种美死人的感觉,她的身体开始蠕动起来。「哦……哦……学长……学长……好舒服……我好喜欢你……啊……啊……深一点……深……啊……啊……舒服死人了……啊……啊……好……好爽啊……啊……天啊……天啊……我……我……学长…啊……我要……我要……啊……我要……」婉仪放浪形骸,欢声高叫,幸好他们处在库房的深处,再大的声音也传不到外面。

  阿奇知道她已经爽到了极点,就爬起身来,将她也扶起,要她站直双腿,再把腰身弯伏到桌子上面,让婉仪的的屁股变成十分淫荡的角度翘着,阿奇解开裤带,露出他那傲人的鸡巴,他将龟头对准婉仪的穴口,俩人都已经准备充份,他向前一突,将两人亲蜜的部位接合在一起,交媾开来。「哦……哦……插我……插我……我很浪……啊……再插……别放过我…啊……学长……你真好……啊……啊……小穴最骚了……快把我干死吧……啊啊…啊……好舒服啊……」阿奇听着这温柔的学妹发出那么浪荡的叫床声,更加卖力狂插,她的媚态实在让他忍不了,他勐的捧住婉仪的屁股,疯狂的抽插不停,婉仪乐得双腿发抖,尿尿一般的浪水顺着大小腿流到地板上。

  「唉呀……我完了……我会死……我完了……哥哥你插坏我了……我要到了……到了……啊…学长…啊……」她下身一阵狂喷,把整个地板都弄湿了,阿奇知道这代表什么意义,虽然自己还没到,但是依然停了一下让婉仪喘口气。阿奇插在她里面舒服极了,婉仪那羊肠小径又狭窄又紧迫,将鸡巴包裹住不放,穴心儿因着高潮阵阵收敛,一下下吸吮着阿奇龟头,所以虽然只是插在婉仪里面也让阿奇如痴如醉。阿奇忍着诱人的快感将阳具抽了出来,乘机将婉仪翻转过来躺在桌上,婉仪已经没有力气去遮掩羞人之处,阿奇摸着婉仪的小腹和耻丘,细细审视着那美丽诱人的地方。「好可爱啊!」阿奇说。婉仪张臂要阿奇抱,阿奇伏到她身上,她双手双腿便将他勾得死死的,阿奇移了移屁股找好位置,往前轻轻一送,婉仪仰脸「哦……哦……亲爱的……」轻叫,两人又连成一体。

  阿奇这回轻抽缓插,俩人甜蜜的吻在一起,彼此轮流吸吮对方的唇肉。「婉仪你真的好美啊!」阿奇轻抚着她的脸说。婉仪用力的抱紧他,说:「用力插我,快!」阿奇不敢怠慢,立刻就耸动腰骨,将她干得小穴儿「渍渍」作响。「好哥哥……我又要到了……啊……啊……用力肏我……啊……啊……」「婉仪……你真漂亮……你是最美的……我好爱你……我要干死你……乖老婆越干越漂亮……对不对……」阿奇边肏边说。「啊……啊……好舒服……啊……啊……好学长…好哥哥…好好老公……啊……啊……妹妹爱你……哦……哦……我……我……啊……啊……」「等我……我也要来了……」阿奇用力抽插起来。

  「啊……啊……学长……到了……到了……啊……啊……」婉仪底下又流了一滩,穴儿收缩得又窄又热,阿奇再也把持不住了,精关一松,积蓄多时的阳精统统射进婉仪的最深处。「啊……好舒服……」婉仪说。他们紧紧的相拥,享受着事后的温存。婉仪推了推阿奇,要他起身:「我们正事都不做,等下要怎么跟分座交代啊!」阿奇笑了笑说:「我们没做正事,可是我们有做好事啊。」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是两人还是赶紧将衣服穿好,再温存一下,约好以后要时常到库房出公差,才互相吻别,装做没事发生一样回到办公室。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阿奇刚下部队的那几天,日子过得真是辛苦ㄚ,要学着去适应一个全新的环境,还要学着如何去当一个称职的干部。每天早早起床,晚晚去睡,还好从前在学校的时候每天的运动让他保持了一个好身体。终于有一些时间可
正在载入中……